阜陽企業網

阜陽企業網 首頁 資訊 創業人物 查看內容

阜陽這對夫妻辭去大學教師返鄉創業

2020-6-20 08:40| 發布者: 阜小企| 查看: 247 |來自: 光明日報

    馬濤至今還保留著那輛天津牌照的面包車。2015年,那是他全部的家當。

    那年春節,他和妻子劉寧開著那輛面包車,告別他們任教的南開大學,回到了800公里之外的安徽老家。從天津到阜陽,10多個小時的車程,他開得很慢,他們知道此行意味著與天津這座城市告別,但他們沒想到的是,從此他們竟然從海河畔的大學老師變成了潁河邊上的“農民”。

     5年過去,他們在安徽省阜陽市潁州區三合鎮創辦的萬聯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已經占地300畝,年產值3000萬元,通過產業帶動為村集體實現年增收20萬元,通過產業脫貧惠及150多個貧困戶。

    夢想不僅可以通過三尺講臺實現,在廣闊的田間地頭一樣可以綻放。“辭去教職時,我只想掙到100萬元。”5月1日,在蔬菜大棚里,馬濤看著正在收割、打包生菜和田間勞作的鄉親說:“現在,我不在乎掙多少錢,而在乎能夠帶動多少人脫貧致富。”



“扛不住,就回家吧”

     能從皖北農村考上南開大學,并且留校成為大學老師,這肯定是一家人的榮耀和希望。

2008年,馬濤從南開大學國際貿易專業畢業后留校任輔導員,認識了同樣留校的河北保定姑娘劉寧。相同的工作、共同的語言,讓這對年輕人很快結為夫妻。

      至今,馬濤和劉寧還會想起他們愛的小巢——“南開21齋”。對于他們來說,公寓雖然很小,但盛滿了他們新婚的甜蜜和對未來生活的憧憬。

     但甜蜜并沒有持續多久。劉寧父母生病的醫療費、弟弟的學費都壓在了這對年輕人的肩上。結婚兩年后,他們不得不做出一個決定:白天工作,晚上去擺地攤。“一開始不好意思在學校附近出攤,只能去王頂堤市場擺攤,生怕遇到學生。”馬濤說,沒想到有的學生知道他們的遭遇后,主動晚上過來幫他們看攤,“這讓我明白,創業不丟人,反而是一種挑戰。人不能一直生活在舒適區。”

     正是在擺攤的過程中,這對年輕人萌發了創業的沖動。為此,他們還借著進貨的機會仔細考察了浙江義烏的商品市場。

擺地攤的收入依然支撐不起這個家庭。馬濤的父母心疼這對年輕人:“實在扛不住,就回家吧。”

    盡管熱愛著高校輔導員的工作,2015年,他們還是決定回阜陽老家。“我們從報道中看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返鄉創業,他們可以,我們也一定行。”馬濤的想法得到了劉寧的支持,“我嫁給他,看中的就是他的人品和干事情的闖勁,他的決定,我當然支持。”

那一年,掙了一百萬元

     “我們開始是想回來辦教育的,沒想到成了‘菜販子’。”5年后,回想起剛回到老家時的迷茫,馬濤已經淡然許多。

     辦教育需要場地、資金、生源,這對他們來說,一輛面包車的家當顯然撐不起這個夢想。

     馬濤的父親在阜陽開著三輪車販賣生姜。回家后,馬濤幫著父親奔波在菜市場,他發現,父親一天賣一小車生姜可以掙300元,“如果賣一卡車,不是掙得更多?”

      如果說代際可以分為“前浪”和“后浪”,那么區別就在于“后浪”可能看到并且抓住更多的機遇。

      那一年,連馬濤自己都不敢相信,他和父親掙了50萬元。

     接著,他和弟弟每兩天去河南濮陽拉絲瓜,回到阜陽由父母負責銷售,每次都供不應求。

     這給馬濤帶來了啟發:“如果把某個單品做到極致,就能擁有話語權和市場議價權,利潤自然會更高。”

     2016年,他的眼光瞄準了花菜。一年時間,他們就占有了阜陽60%的花菜銷售市場,并且購置了兩輛貨車。“最多的一天賣了10萬斤。看到父親數錢時喜悅的眼神,我知道任何職業都能實現個人的價值。”

    和傳統的“菜販子”不同,馬濤更注重商品的質量和服務,他專門買了兩輛三輪車,雇傭工人把貨品送到批發商車上,整齊地碼好。“買花菜,找馬濤”,這一招贏得了極好的口碑。

   “做批發有盈利,也有虧損。我和家人約定,別受每天收入的影響,一個月算一次賬。”馬濤說,“到年底一算賬,竟然掙了100萬元。”

不能做一輩子“菜販子”

     2016年年底,馬濤已經完成了資本的初步積累。“我幾乎每天都在思考一個問題,我難道要做一輩子的‘菜販子’?”

此時,規模農業正在迅速興起,土地流轉已經成為熱詞。馬濤決定:“去農業的上游看看,做規模化種植。”

劉寧毫不猶豫地支持了丈夫的決定。

   2017年4月,他們在阜陽市潁州區三合鎮搭建了他們第一個蔬菜種植大棚,開始種植生菜。為了解決成本,“我自己去天津大邱莊買鋼材,回來后‘偷偷’量別人大棚的尺寸,繪制好圖,然后請工人幫著搭建”。

   如今,馬濤的萬聯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已經先后投入1200萬元,流轉了300畝土地,建起了180個蔬菜大棚。

  之所以選擇三合鎮,是因為離新建的蔬菜批發市場只有20分鐘路程,客戶需要蔬菜,立刻就可以從大棚采摘送過來。“等于每天都在種植,每天都在賣菜,每天都有收益。”

    在馬濤看來,時間是最大的成本,而種植業首先要解決“向土地要效益”的問題。記者看到,他的大棚里只有兩種菜品:西蘭花和生菜。“大棚生菜每年可以收割7茬,收益快。種植的品種少,可以做到精,更好地提高種植質量。”馬濤說。

   除了大棚蔬菜種植,馬濤還配套冷鏈設施、產品分揀包裝、電商物流,形成了以種植、加工、銷售為主的農業綜合企業,進行全國蔬菜統籌統銷。

昔日的大學教師,越來越像個現代農民。

做成貧困戶和創業者的家

     68歲的張加林正在大棚里給生菜澆水。張加林有點耳背,看到馬濤過來,大著嗓門打招呼,聲音里滿是喜悅和親切。

     張加林的妻子和兒子先后因為觸電去世,兒媳婦改嫁,留下孫女和他相依為命。從2017年起,張加林就開始在馬濤的公司做工,“一年能掙3萬塊錢,生活費和孫女的學費有了著落”。

    對張加林,馬濤總是給予特殊照顧,地里有農活,優先讓張加林干,保證他有穩定的收入,馬濤把這稱為“定向扶貧”。“老張眼里有活,每天都來園子里,啥活都干,已經把這里當成了家。”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只要能走出家門,張加林都要過來轉轉,沒有活干,就拿起掃帚幫著打掃衛生。

    除張加林外,不定期在“萬聯農業”打工的貧困戶共有150人,年收入從16000元到30000元不等。而把土地流轉給馬濤的農民有103戶,每畝地年租金就有1300元。

    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形成產業規模的馬濤沒有忘記他的父老鄉親。“馬濤經常請來農技專家給附近村民和貧困戶進行技能培訓,變輸血為造血,已經帶動周圍農戶建起了260畝種植基地。”阜陽市潁州區三合鎮鎮長王峰說,“馬濤的基地不是最大的,卻是思路最清晰、責任感最強的一家。正是在他的帶動下,三合鎮已經實現了村有主導產業、戶有致富門路的興旺景象。”

    扶貧之外,馬濤還注意到像他一樣有著創業夢想的年輕人。如何讓有夢想的人行走在逐夢的路上,如何解決他們的迷茫?

“青創小棧”應運而生。

    馬濤拿出辦公樓的一層,改造成一個個辦公間,還裝修了一個可以容納300人的教室。“凡是愿意來的創業者,每人免費提供一個辦公間,教室用來進行集中技術培訓和沙龍交流。”馬濤說,“‘青創小棧’很小,但我們的內心空間很大。這個時代需要能承接未來的想法和產品,也需要著眼未來的年輕人。”

     張璞是位90后,大學畢業后回到老家阜陽從事教育培訓,遇到了馬濤和他的“青創小棧”。在這里,張璞通過與大家的思想碰撞和啟發,事業蒸蒸日上,如今已經辦成了一家占地60畝地的民辦學校。“我現在雖然不需要這里的辦公間,但我還會經常來這里尋找靈感和動力。”張璞說,“從這里的其他人身上,我能看到自己過去的樣子。我需要‘小棧’精神,這里是我永遠的家。”

    “我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但我知道現在該做什么。”在馬濤心里,有一個更大的夢想,那就是做成一個融科教研一體的農業綜合科技園,“依托自己對農業的實踐和認知,結合產業振興的時代背景,嘗試著走出一條農業和農村振興的新路。”

    “選擇了馬濤,我就是選擇了愛情,也選擇了方向。”一直默默支持和陪伴著丈夫的劉寧說,“我們都曾經是大學老師,既然選擇了返鄉創業,就必須堅定地走下去。我們回到了阜陽,更渴望走出阜陽,走向全國。”


最新評論

登錄之后發表您得觀點!
  • 女人18毛片A级毛片,一本久道久久综合久久鬼色,国产免费AV吧在线观看,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还免费